编者按:

自去年4月中央环保督察组问责祁连山生态环保问题以来,祁连山就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时隔一年,祁连山环保问题整治进展如何,发生了哪些变化,取得了哪些新成效?近日,记者再次深入祁连山采访,以“日记”形式翔实记录所见所闻。现予刊发,以飨读者。

五月七日 星期一 晴

早上八点,我们一行六人准时驱车向祁连山进发。

同事一般把赴祁连山采访称为“进山”。记不清这是第几次进山,不算随各级领导检查调研,仅今年以来,就有三次。“进山”,对我们来说自然是轻车熟路。

此行第一站,我们选择了巨龙铁合金公司。

之所以选择这家公司,是因为2017年1月16日,央视《新闻直播间》栏目播出的《甘肃:祁连山生态破坏调查》中曝光了该公司违规直排污染物,厂房上方那4根冒着滚滚黑烟的“铁管子”一直萦绕在脑海里,成为祁连山生态破坏的“标志”性场景。

汽车驶近厂区,抬眼望,那一排“铁管子”不见了,代之而起的是东侧一幢新的建筑物。进入厂区,十几名工人正忙着播草植树、种花浇水。“还是先看看我们的环保设施吧。”分管巨龙公司的甘肃黑河水电实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张虎指着那幢新建筑物说。

d4bed9d7e53c1c70708713

 

张掖巨龙铁合金有限公司是甘肃黑河水电实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旗下的一家生产高纯硅铁产品的冶炼公司。其冶炼厂由4台日产30吨、12500千伏安的电炉组成,其中3号、4号电炉一直处于停产状态,涉及环保问题的是1号、2号电炉。张虎介绍,央视曝光该公司违规排放烟尘问题后,他们立即停产进行整顿。去年8月委托四川冶金设计院制定了《环保除尘系统整改方案》,通过公开招标,投资1300万元增加了1400立方米的空冷器,用每小时32万立方米的旋风处理器处理1号炉烟气,新建一套每小时处理34万立方米的旋风除尘器处理2号炉烟气。同时,新建一套主风机风量每小时为15万立方米的布袋除尘器,净化处理出铁口及铁水浇铸过程中产生的无组织烟尘。

d4bed9d7e53c1c70709c14

 

 

 

 

二氧化硫:40.19毫克每立方米,氮:120.74毫克每立方米,氧:20.02%……

“我们的这些排放指标远远低于国家标准。”公司安全和环境部部长孟登兵指着面前两台数据采集传输仪说,“这些数据,实时传输到市环保局信息中心,随时接受政府和社会监督。”

孟登兵所言不虚。记者将其中一台CEMS-2000BS烟气分析系统数据拍照后发微信朋友圈,微信圈朋友、河西学院化工学院院长王永生点赞并评论:氮氧化物指标不错,抓出效果了!

孟登兵是去年因违犯环保法被实施刑事拘留30多天的责任人之一。谈及那段遭遇,他坦言当时确实有点想不通,后来经过认真学习相关法律法规,他才真正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和孟登兵一样,生产车间主任施有彪在相同的时间同样的原因被刑拘一月有余。

“我们这次整改不但彻底,而且领先其他同行几十年。”施有彪带记者走进生产车间,指着两个通红的炉口说。

看记者一脸疑惑,施有彪举例说,整改前,排风系统用两台32万千瓦的电机,整改后一台就达到了35万千瓦。“功率越大,吸力就越大,烟尘等排放物都被吸进布袋进行过滤,过滤干净后再从出风口集中排放,排放小于国家标准规定的50毫克每立方米。”

记者特意查看仪表,显示此时烟尘浓度为10.8毫克每立方米。

此刻,手表指针正指向10时21分。

1000多万的投资当然不仅仅这些。
d4bed9d7e53c1c7070b315

在原料堆场,建起了8米高面积达2600立方米的钢结构封闭仓库,堆放的石油焦、焦炭、硅渣几乎无处遁形。硅石堆场则围设了7米高的抑尘网,一丝扬尘都不见飘散。

上料系统采用小布袋除尘器,将原料仓产生的粉尘全部吸入布袋处理,原料输送缆道则采用彩钢进行全封闭输送。

他们对除尘器收集的微硅粉进行有效控制:采用反吸清灰输灰加密一体工艺,将微硅粉直接输入罐车运至水泥厂或建材厂。

与此同时,投资近百万元对厂区进行绿化美化,栽植国槐、油松、馒头柳等近3000株。“说实话,一年来的反思,让我真正懂得了绿水青山才是金山银山的道理,只要环境好了,人的心情就舒畅,经济效益也会好起来的。”去年因环保问题被问责的巨龙铁合金有限公司总经理闻斌说。(文/记者 武开义  图/记者 张渊)

 

发表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